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李艳艳

编辑|姚赟

“来参加青年企业家大会,我都算老年企业家了。”刚一现身,周鸿祎就调侃起自己。

依然是标志性的红色T恤,面对镜头的周鸿祎一动不动,被形容是“数字人”。尽管不久前他才在个人微博上回应,称自己是“社恐”。今年北京车展,为了证明自己是真人,他当着众人的面爬到车顶,就连蔚来董事长李斌也忍不住提醒:“注意安全,你太火了,红衣闪闪,车展闪光。”

新晋“网红”“车圈顶流”“AI布道师”周鸿祎,走到哪里都是镜头捕捉的对象。继直播拍卖自己的迈巴赫豪车后,上周,他又因为试驾小飞机火了一把。此次现身湖北武汉,则是来参加第六届全国青年企业家大会。他在此次会议的开幕环节中,作了大模型相关的主题演讲。

5月15日下午,武汉东湖会议中心。由全国工商联、共青团中央共同主办的第六届全国青年企业家大会召开前夕,360集团创始人周鸿祎就“谷歌与OpenAI的竞争”“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青年企业家创业”“企业家做个人IP”等热点话题,接受了《中国企业家》等媒体的采访。

周鸿祎强调,中国创业者应该把大模型拉下神坛,走小切口、大纵深的垂直路线。在他看来,创业者要做一个万能产品的逻辑有点荒谬。现在超级通用人工智能学到的知识都是互联网上能抓到的,而很多企业内部积累的知识没有给它,它对很多行业的了解深度也不够,所以这种模式是不对的。

周鸿祎预感,一旦走上他提倡的这条路,企业得到的好处非常大,第一个就是不用在企业去谈宏大叙事。第二,企业不追求一个大模型解决所有问题,可能就会有多个专项大模型协同工作。第三,专项协同后,就不需要百亿千亿万亿的参数,几十亿的参数就够了,训练难度大为降低。

以下为采访内容要点:

1.谷歌犯的错误,是很多大公司都会犯的,创业者更应引以为戒:十几个产品齐头并进,实际上公司没有那么多领军人才,即使大公司,也还是缺乏领军人物。

2.我说要把我的迈巴赫卖掉,是想通过这个事情,吸引一下消费者注意力。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个行为艺术,希望更多消费者能够重新定义好车的标准,选择新车时,优先选择国产品牌。

3.一个创业者一定要think different,就是逆向操作,或者是逆向思维,不要跟着市场现在的主导者走一样的路。当年超级电脑没有带来工业革命,反而是PC(个人电脑),因为成本便宜,所以我们如何做到把大模型拉下神坛?原来他们是“原子弹”,现在要变成“茶叶蛋”。

4.2023年,中国是“百模大战”,大家要解决中国大模型从0到1、从无到有的问题,2024年就应该变成一个场景年,要让专业大模型跟企业业务系统结合,通过赋能,直接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

5.更多的企业家被动或者主动出来,尝试做短视频、做直播,本质上大家是在做一个创始人IP,而创始人IP是企业IP的一部分。

以下为采访内容实录整理(有删减):

01

谈谷歌与OpenAI的竞争:谷歌战略太分散

问:OpenAI GPT-4o发布24小时后,美国科技巨头谷歌全力反击,发布十几款和AI结合的产品。您如何看待谷歌与OpenAI的竞争?

周鸿祎:谷歌现在面临三个问题。

第一,对比OpenAI,你不觉得谷歌的战略太分散了吗?OpenAI每次就集中精力把一件事做到极致,比如,sora就把文生视频做得很惊艳,GPT-4就把对语言的理解能力、对知识的表达能力做到极致,这次发布GPT-4o版本,就把低延迟、能够模拟真人情感、真人说话的交互方式做到极致。

谷歌犯的错误,是很多大公司都会犯的,创业者更应引以为戒:十几个产品齐头并进,实际上公司没有那么多领军人才,即使大公司,也还是缺乏领军人物。当你同时做十几个产品,每个产品的资源都均匀用力、平铺直叙,最后什么技术、什么产品也不拔尖儿,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从市场宣传来讲,谷歌也犯了错误,就是试图讲太多的东西卖产品。现在大家感觉外部信息爆炸,如果你没有一个特别尖锐的概念定位,别人很难对你形成记忆,所以谷歌做的这场发布会可能没有在人们心目中留下深刻印象。

第三个问题,比较要命,大家都被OpenAI带到了一个(迷途)。OpenAI走的这条路很独特,想跟OpenAI竞争,谷歌就属于晚来者、后进者,那一定要think different,一定要发挥自己的优势。OpenAI拼命卷模型,大家也注意到了,OpenAI前天(北京时间5月14日)也发布了一个应用。

我经常讲,卷模型这个理念是不对的,模型只是代表了能力。实际上,对老百姓来说,对用户来说,对企业来说,能力就是不能直接使用的,能力必须跟产品场景结合,才能被正常使用。所以谷歌本应在产品上发力,因为谷歌有特别多的产品入口。

我举个例子,谷歌有4大超过10亿用户的搜索入口,这些入口本应跟AI结合,用AI来重塑产品。本来我觉得,这会是谷歌的一个策略,但它跟在别人后面,每天去刷自己的大模型能力,刷来刷去,大家也都厌倦了。如果我们感觉用起来都差不多,那为什么要首选你的产品呢?

02

谈新能源汽车发展:新兴车厂不应同时做很多产品

问:您如何看待我们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

周鸿祎:我为我们国产新能源智能网联车这个产业感到骄傲。

前几年,大家提起好车、豪车,都还是进口车,不知不觉,国产车在新能源方面,在智能驾驶方面,在智能网联方面都异军突起。整体来讲,无论是国内的“蔚小理”、哪吒这种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的吉利、比亚迪,包括华为的合作方赛力斯,大家的水平都进步得非常快。

前不久,我说要把我的迈巴赫卖掉,把传统意义的一辆价值几百万的豪车卖掉,实际上是想通过这个事情,吸引一下消费者注意力。你也可以认为,这是个行为艺术,这是我代表企业家做出的一种选择,希望更多消费者能够重新定义好车的标准,选择新车时,优先选择国产品牌。

我自己也投资了国产的新能源车。我也挺不好意思的,我投资了它,我天天不坐它的车。我们做产品的人,讲究的是一定要用自己的产品。

没想到这一次(卖车)取得了很轰动的效果,相当于对全民做了一次科普,让大家意识到,我们国家的企业家们不坐传统豪车了,要抛弃传统豪车,选择新能源,国产新能源和智能网联车。

此外,这也顺应国家现在“以旧换新”、降碳减排的策略,同时也给国内所有的新能源车厂商打了(鸡血),应该叫“加电”,现在不叫加油。所以我这次卖车,目的很简单,至于过程中很多人给我推荐各种各样的车,甚至有人给我推荐飞行汽车,这都是意外的事。

问:接下来,你有没有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方向或合作计划?

周鸿祎:投资哪吒已经花了很多钱了。最近我也想征求大家意见,哪吒要不要换个名字?因为大家一听哪吒,老觉得它是小朋友,有玩具感,实际上哪吒也经历了很多产品的选择。当然它现在最新推的这款车型是听了我的建议做的,我建议的定位还是要为人民造性价比最高的车。

就我自己而言,我的第一款车肯定不会考虑什么轿跑或者跑车,那是更有实力的人的一种时尚玩具。很多年轻创业者都是社会中坚力量,上有老下有小,买个车肯定希望空间足够大,平常带孩子出去玩,带父母去看病,所以我们还是定位做家庭用车。

定位之后发现,车确实正被重新定义。过去你在价值上百万的豪车上才能看到的“冰箱、彩电、大沙发”,现在不光在几十万的国产车上看到,十几万的车上也都能得到体现,包括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的功能。我最近正在积极推动将大模型上车,这样车跟人之间的对话能更加自如、流畅。

所以综合来看,我认为,车厂特别是新兴车厂,不应该同时做很多产品,应该还是打造爆品,做产品定位非常鲜明的产品。

03

把大模型拉下神坛:创业者一定要think different

问:你对大模型领域的创业者有何建议?

周鸿祎:我想跟大家说,一个创业者一定要think different。Think different的意思就是逆向操作,或者是逆向思维,不要跟着市场现在的主导者走一样的路。

我举个例子,英特尔当年是CPU的霸主,它把CPU做得主频越来越高,内核越来越多,算力越来越强,当然也越来越热,越来越耗电。AMD跟它打了很多年,始终没有超过它,但ARM就不一样,ARM说,我跟你正好相反,我做得越来越轻巧、越来越省电,可以用在各种移动设备上。

所以ARM今天反而获得了自己的成功。

所以我觉得OpenAI这条路,从国家层面来讲,一些大公司应该走,但是对绝大多数创业者来说(不可取),这条路需要堆很多钱,堆很多算力,堆很多数据,需要把模型做得无比巨大,希望这个模型超级万能,啥问题都能解决,不管什么行业,都用这一个模型。我个人不赞成这个想法。

中国企业家杂志10

从(5月14日) OpenAI的发布会来看,GPT-5也没有发布,说明达到超级人工智能还需要时间,情况没有我们想得那么乐观。那么,就有另外一条路,我主张创业者和很多中国企业应该去走,就是如何把大模型拉下神坛。OpenAI已经投入了上百亿美元,还要融上千亿美元,一年还要赔大概几十亿美元,模型训练一次,据说就要6000万美元。如果按照这种游戏规则,哪个企业都玩不起。

但我在美国也看到,很多企业已经在默默做了。他们认为,人工智能既然是场工业革命,最重要的就是应该走进百行千业、千家万户。当年超级电脑没有带来工业革命,反而是PC(个人电脑),因为成本便宜,所以我们如何做到把大模型拉下神坛?原来他们是“原子弹”,现在要变成“茶叶蛋”。

从最近这些开源大模型的方向来看,出现了几个趋势,一是,很多模型都是由多个专业模型组成,模型要越做越专。第二,模型现在要越做越小,模型要上手机、上电脑、上车,不可能弄得很大,所以现在把模型往小了做,往专业化做,其实是一个趋势。

所以我们只要改变一个思路,就是创业肯定要做产品,不用做1000个功能,你就找到一个场景,解决别人的痛点和刚需,可能就会有用户选择你。在企业内部,用人工智能赋能产品和服务内部的体系也是如此,要找到一个垂直场景。

问:为什么一定要打造垂直领域的大模型?

周鸿祎:很多公司招人实际上都是招一个年轻人,在专业上进行培养,但我们希望他啥都能干,就像做个大模型,一会儿希望能解唐诗、写唐诗了,一会儿又希望能解奥数题了,一会儿又希望能回答历史问题了,一会儿又能当医生答卷了,好像无所不能,这真的是我们企业的需要吗?

创业者要做一个万能产品,逻辑有点荒谬,将来就算超级人工智能出现了,我也不认为它什么都能干。现在超级通用人工智能学到的知识都是互联网上能抓到的,你真的用一用,企业内部很多自己积累的知识是没有给它的,它对很多行业的了解深度也不够,所以这种模式是不对的。

所以我提出,要打造这种非常小切口、大纵深的非常垂直的专业模型,一旦走上这条路,我们就会得到几个非常大的好处,第一个就是不用在企业去谈宏大叙事。第二个在企业里面,不追求一个大模型解决所有问题,可能会有多个大模型协同工作,每个大模型干一个专项的事儿。

第三,如果干专项的事之后,就不需要百亿千亿万亿的参数,几十亿的参数就够了。现在大家也意识到,个头小不一定没有用,你对它的要求要稍微降低一点,让它聚焦一点。现在大模型有这么多开源,相当于把大模型都变成了白菜价,整个训练难度,各方都降低了很多。

这样我们就打开了另外一个思路,2023年,中国是“百模大战”,大家要解决中国大模型从0到1、从无到有的问题,2024年就应该变成一个场景年,要让专业大模型跟企业业务系统结合,通过赋能,直接带来生产效率的提升。这不就相当于工业革命就在我们这里开始发生了。

我非常反感一种言论,这两天有个人说,我们中国大模型比美国落后10年,这不是瞎扯吗?大模型的历史还没有10年。当然,有的人瞎吹牛,说我们已经超过美国了,这话肯定也是错的,但盲目的妄自菲薄也不对,实际上我觉得中国企业应该找到自己的场景优势,利用大模型。

前一段时间,李彦宏说百度文心一言超过GPT-4了,王小川就很不服气,出来怼李彦宏,我说李彦宏说的是对的,但有一个前提,他说的是百度文心一言经过专门训练,在写中国古典诗歌方面肯定是超过了。所以现在我们先不要追求全面超,我们可以在很多方面、很多专业领域培养很多专才。

2024年的难点是,如何把大模型落地,在企业内部找到恰当的场景去用人。为什么说要找到恰当的场景呢?第一是要找到人工智能能发挥作用的场景。人工智能,我也经常讲,不要高估它今天的能力,但也不要低估它未来的潜力,未来发展会很快。今天的人工智能还有很多缺点,比如内容有时候会胡说八道,会产生幻觉。所以你在企业里找到一个场景,要评估,到底人工智能能不能干?

第二,如果要干,有没有相应的知识?没有专用的知识,咱就没法去训练,还有就是这一块儿的容错度怎么样?如果有人说要干一个中医大模型,如果它开的这个药方从来没人开过,你敢不敢吃?这种容错率就会相对较低,但如果说中医开的药方,它能给你指出来,按照历史上的方子来看,有哪些不合理的地方,这种容错率可能就会比较高,就可以做。

04

谈“企业家、高管集体做IP”现象

问:近期不少企业家和高管出来做个人IP,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周鸿祎:这个话(说起来)真是一言难尽,我觉得我是身体力行,试验了半年,吃了很多苦,也经受了很多非议。我觉得要感谢雷军。雷军出来做小米汽车,实际上大家都不看好,但他通过他个人IP强大的影响力,一举扭转了小米的整个销量表现,小米汽车获得巨大的成功。

雷军比我说几句话管用得多,所以就给了很多企业家一些影响。我们看到,更多的企业家被动或者主动出来,尝试做短视频、做直播,本质上大家是在做一个创始人IP,而创始人IP是企业IP的一部分。那么为什么要做?究竟怎么做?做了之后是不是就一定要直播带货?到底是大企业家、有名的企业家才能做,还是小企业家也能做?过程中对企业家的障碍是什么?这些问题问我的人很多。

05

谈360在湖北的市场机遇

问:可否结合您的产业实践和营商环境观察,谈谈湖北的市场机遇?

周鸿祎:我觉得有四个机遇。

第一个就是湖北数字经济基础非常发达。省政府市政府这两年来关于打造数字经济产业的文件,下了很多,湖北也率先打造了2000平米的资产中心,建设了大约10个数字经济产业园,所以整个数字经济这块儿,我觉得湖北打造了新质生产力的核心,因为打造新质生产力主要就是科技创新。

科技创新的抓手就是数字化技术,这里最重要的两件事,一个就是安全,保驾护航,一个就是人工智能大模型。所以围绕着湖北的数字经济,今年6月,我们为湖北建立的一个360城市网络安全大脑这样一套安全的基础设施落成,依托这套基础设施,来给湖北的数字经济保驾护航。

第二个机会,湖北人蛮有创业精神,湖北中小企业特别多,应该有接近100万家,中小企业用数字化搞人工智能最大的障碍是没钱,因为要先解决生存问题,然后才用这些数字化工具解决发展的优化问题,所以我们要给他们提供免费的基础功能和服务。

第三个机会,我们准备在湖北打造一个模型工厂的生态概念,把我们现在比较成熟的打造模型的工具,包括如何帮助企业完善提炼知识,做数据治理的工具,把它带到湖北来,希望今年能在湖北培养本地化的人才。武汉的大学数量在全国至少排到前四,是一个人才宝地。

第四个机会,无论安全还是人工智能,国内还有大量专业人才缺口,武汉东西湖是国家的网络安全教育基地。我们也在跟东西湖合作,准备在网络安全教育、人工智能教育和科普方面联合做一些工作。我现在在网上打造创始人IP的一个很重要的思路,就是我不卖课,而是把AI的各种认识免费分享给大家,我们内部也积累了不少课程,将来都可以贡献出来。

问:接下来,360 在湖北有何落地投资倾向?

周鸿祎:我算湖北老乡,是楚商会的成员,多次跟陈东升大哥来湖北开会。我不算武大校友,但我父母都是武大的。雷军是“校友一代”,我是“校友二代”。我们每次回湖北,都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接待,和各级领导都有非常好的交流。我们马上要在湖北发布一个2000平米的网络安全运营中心。我们感受到了湖北这边的热情和营商环境的友好,所以我们才会持续加大投资力度。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