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发了一季报,集团和核心收入均为低个位数,业绩没什么好聊的。就Robotaxi项目萝卜快跑,令人略微兴奋。

星辰大海,叕一次向百度挥手。毕竟投行老大哥中金,前年就预测到2030年全球Robotaxi市场规模2.44万亿美元。

乐观的投资者已经开始算大账了——百度作为目前的领先者,到2030年只须拿它个15%的份额,再给它个3倍PS,就直接杀进万亿美金市值俱乐部,有希望六年狂涨25倍。这故事,谷歌听了也得口水直下三千尺,奈何它家waymo不给力。

好了,故事说完了,说点现实的。

这些年,百度的市值被拼多多、网易、京东、美团、小米等公司超过,早已不复当年之勇,问题不在于它没故事。实际上,百度讲了很多故事——移动生态、AI、自动驾驶(不只是Robotaxi)、元宇宙、造车、大模型,问题是所有故事,没有变成可观的收入和利润。

谷歌同样是all in AI——2016 年从“Mobile First”转向“AI First”——且与百度业务结构非常类似,它的Q1电话会,CEO桑达尔·皮查伊说:“谷歌花了15年的时间,才做到1000亿美元的年收入,而在过去六年,我们的年收入从1000亿美元(实际是1109),增加到3000亿美元(实际是3074)”——年复合增速为19%。

同样六年时间,百度收入从848亿人民币,增加到1346亿元,年复合增速为8%。期间盈利稳定性也比谷歌弱。

百度像《西游降魔篇》里的空虚公子,透支得厉害,讲的故事外界再难轻易相信。

进一步的说,百度技术变现难的症结在哪呢?战略执行的不彻底,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举个例子,要把大象关进冰箱,要几步?算了,这例子太土。换一个,西门大官人得到潘金莲,要几步?

1)买一匹蓝绸、一匹白娟和十两好锦,给王婆;

2)王婆假意去武大家借日历,让金莲过来帮她做衣服;

3)连续三天做衣服,安排酒食给金莲吃;

4)第三天西门庆打扮成县里最靓的仔,来王婆家偶遇;

5)偶遇后闲聊,王婆夸西门,西门夸金莲;

6)偶遇也是缘分,一个给王婆出钱,一个给王婆出力,必须喝顿酒;

7)王婆去置办酒菜,留二人共处一室;

8)酒菜买来,同桌吃酒;

9)酒浓时,王婆藉口买酒二次退场,把门拽上;

10)西门庆先说一堆土味情话,然后把筷子丢地上,去捏金莲的三寸金莲。

这从第二到第十步,若金莲都不拒绝,那么事情也就成了。但凡有一条金莲拒绝了,离场了,事情就黄了。

说回百度,它的科技战略执行:

Robin有极强的科技嗅觉,早早布局AI和自动驾驶,起得早。

紧接着,百度“软”的投入不遗余力,20%左右的研发费用率,放到全球都是顶级的,炸裂的。

再然后,“硬”的投入乏力,软硬一体落实得不好。

具体来说,百度是最早讲软硬一体的公司之一,然而它的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例为7%。与百度业务大致相同的谷歌,固定资产占比为35%。科技公司里最强固定资产占比为Meta的44%。

最后,商业化最后的一哆嗦,还需加大魄力。

凡是需要补贴,或其它需要前期忍受亏损的领域,百度的韧性似乎都不那么强,没有像研发投入一样,就是要做到顶级,没有争第一的决心。百度外卖,爱奇艺,百度地图聚合打车,行了九十里的造车项目……

萝卜快跑既然现在取得了先发优势,就要更大力度的、不计亏损的投放车辆,做好体验。比如长江日报记者去打个车,接单车辆在5km以外,预计时间13分钟,结果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这种体验如果反复来几次,就算补贴后的价格比滴滴打车便宜一点,用户的留存复购也不会高。再拖沓到今年下半年和明年,等特斯拉,滴滴等网约车公司玩家的Robotaxi上线,像“百团大战”、“百模大战”一样,涌入N多玩家,百度萝卜快跑还能继续“吃鸡”,稳住第一吗?

总而言之,百度需要证明自己的搞钱能力,萝卜快跑也许是市场对它的最后一次期待了。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