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前沿】“工厂里的海德格尔”需要珍视

  陈直应该没有料到,某一天他会成为一个“有意义”的个体样本。毕竟他这些年一直在穷究“意义”——进行更为深层、本质和根本的“生存”的寻求,对我们每个人来说是更为主要的任务,这也是他为什么会阅读、翻译海德格尔。

  “工厂里的海德格尔”,这个标签会持续伴随着他,尽管如今他已经离开了工厂流水线生活,受邀在河北一所高校的期刊出版社里从事了两年的编辑排版工作。从新闻报道里得知,因为和学校签的是3年合同,陈直希望能够通过在专业的期刊上发表哲学论文来获得认可,从而可以续签。

  3年前,因为一篇报道《一个农民工思考海德格尔是再正常不过的事》,90后陈直进入公众视野。彼时,他想出版自己翻译的哲学专著《海德格尔导论》,于是在网络发帖询问。最新的消息是,陈直的译作即将出版。

  陈直的生活,在向着我们认为“好”的方向推进。

  对于读书这件事,他回应过,即便不读哲学了,也应该读点别的书。如果单纯就是打工赚钱的话,个体本身就太缺乏价值了。寻求价值、探究意义,实践另一种有别于日常生存的生活方式,从而觉得更加有意义、活得更有价值——放置在庞大的打工群体中,陈直是“异类”,但是稀缺的,也是珍贵的,需要我们给予足够的珍视。

  当然,热爱的同时陈直也明白需要承担对家庭的责任,不得不去多赚点钱。这一人生课题,是我们活在人世都需要去面对和认领的。所以,写诗写散文的爆破工人,写了5000多首诗的外卖员,在菜市场摆摊的女作家……他们在精神探求与生存现实这一对“矛盾”中突围,即便遭遇颇多磨难也要坚持写下去。

  人们所追求与看重的东西肯定各有差异,最好的局面是各求所愿、各得其所。陈直考了驾照,并注册了外卖骑手。按他所说,如果不能继续在高校里工作,以后也可以去开网约车或者送外卖。如真这样,他就成了“送外卖的海德格尔”。

  哲学教授陈嘉映曾说,“哲学最美好的时代是这样的时代:物理学家、生物学家、建筑师、舞蹈家,都读点儿哲学,他们中间有些人,谈起我们所谓的哲学,竟像行家里手一样。”

  如果陈教授知道陈直翻译哲学专著的故事,应该会在上述身份中加上“农民工”——其实就是千千万万普普通通的劳动者,他们的精神世界值得我们投去关注的目光。

  陈俊宇

  (工人日报)

【编辑:唐炜妮】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