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世超突然发现个事儿,英特尔现在的市值竟然只有 AMD 的一半了。

就说最新的数据吧,英特尔市值 1331.16 亿, AMD 的 2580.77 亿。哥们知道英特尔这几年拉,但没想到会拉成这样。。。

一开始我以为是营收出问题了,去翻了翻两家最近的财报发现, 2024 财年第一季度 AMD 的营收是 54.73 亿美元,英特尔 127 亿美元。

英特尔的基本盘还在, AMD 连英特尔的一半都不到。怪就怪在营收明明打不过,但 AMD 市值已经是 intel 的一倍了。

不过股市向来是个玩儿想象力的地方。现在英特尔的市值没 AMD 高,无非是因为投资者不咋看好英特尔的前景了,而对 AMD ,则是信心满满。

至于里面具体的原因,世超已经替哥几个盘了盘,咱今天就来唠唠这事儿。

其实英特尔市值不行,都是有迹可循的。

当年因为拒绝给苹果开发手机芯片,英特尔错失了整个移动时代,而相比英伟达,英特尔对 AI 又少了点敏锐。

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英特尔这么些年折腾来折腾去,结果到现在玩的还是 oldschool 那套,全靠 PC 业务养着。

你就说英特尔的产品部门,里面掌管营收的神是这两位:客户计算事业部( PC )还有数据中心和人工智能事业部(数据中心),占了总营收的八成以上。

今年一季度英特尔营收好看,也主要是因为 PC 市场回暖, CCG 事业部支棱起来贡献了 75 亿美元的营收。

但从外部环境来讲,全球 PC 市场需求下降也是事实。根据 Gartner 的数据, 2023 全年 PC 出货量相比 2022 年,下降了 14.8% , 2022 全年又比 2021 下降了 16.2% 。

另外,英特尔的数据中心业务也有点腹背受敌的意思。

从前靠着至强系列处理器,英特尔拿下过高达 99% 的数据中心 CPU 市场份额。( Mercury Research 数据 )

但这几年,随着 AWS 等势力的崛起,还有 AMD 的步步紧逼,让英特尔有点招架不住了。

Counterpoint 数据显示,2022 年英特尔的数据中心 CPU 市场份额从 2021 年的 80.71% 下滑到了 70.77% 。

这事吧,也是有迹可循的。就拿产品来说,在同时处理 1995 个虚拟化需求时, AMD 霄龙 9654 处理器平均需要 5 台就能满足单个企业的需求,而英特尔至强 8380 处理器,需要 15 台才能达到同等效果( AMD 官方披露 )。

这边 CPU 市场被人虎视眈眈,更坏的消息是, AI 带来的 GPU 增量市场,英特尔还挤不进去。

英特尔不擅长做显卡这事儿,哥几个应该都清楚吧?

不说民用产品了,哪怕是 22 年紧赶慢赶推出的数据中心 GPU 产品 “ Flex ” ,也一直没啥大的水花。。

再说了,数据中心 GPU 市场几乎被英伟达把着,有机构预测今年英伟达光是靠数据中心 GPU ,就能赚 870 亿美元。

另外,英特尔的 IDM 模式,也没能玩过台积电。

可能有差友不清楚,英特尔是 IDM 模式的厂商,也就是把芯片设计、制造还有封装测试,一揽子全包下来。

相比没有晶圆厂的 Fabless 模式, IDM 的好处就是不需要看人脸色,当然坏处就是要烧很多钱,回本周期也长。

2005 年,英特尔提出了一个 Tick-Tock 钟摆计划, Tick 年缩小晶体管尺寸, Tock 年则更新架构。

按照芯片晶体管密度每 18 个月翻一倍的摩尔定律,英特尔的钟摆计划可以每两年实现一次大更新。

2014 年 14nm 量产,顺利的话下一代 10nm 的产品应该在 16 年出来。但 2014 年,摩尔定律遇到瓶颈了, 10nm 在极限的边缘疯狂试探。

英特尔要么只能等 EUV 光刻机技术成熟,要么选多重四图案曝光( SAQP )技术。

英特尔冒险选了后者,但这项技术出来的芯片良率很低,这也导致 10nm 量产一再推迟, Tick-Tock 不动的英特尔,只能在 14nm 制程上又硬挤出了 14nm+ 、 14nm++ 。

一直到 19 年,英特尔才推出第一代 10nm 制程产品。但抬头一看,台积电早在 16 年底就开始量产 10nm 了。。甚至台积电都接上 5nm 订单了,英特尔的 7nm 还在如约跳票。

至于台积电能成的原因,除了死磕 10nm FinFET 技术以外,当年人人唾弃的 “ 夜鹰计划 ” 也是功不可没。

不过吃了瘪的英特尔非但没有认怂,相反,基辛格上位之后又搞了个 IDM2.0 ,直指台积电和三星的腹地,还说要在四年内实现五个制程的小目标。

这些招能不能帮英特尔重回巅峰咱不知道,但自打 IDM2.0 之后,这钱花得就跟开水龙头似的。你就说砸钱在亚利桑那和俄州建晶圆厂,得花多少吧。

再反观前阵子英特尔披露的一份文件,代工业务 2023 年营收 189 亿美元,同比下降 31% , 2022 年这一数字为 274.9 亿美元,亏损亏到了 70 亿美元。

一边库库花钱,一边赚得还比之前少了,这你受得了吗?

虽然基辛格放话代工业务 2030 年能盈亏平衡,今年英特尔也很大手笔地买了 6 台 ASML 光刻机,但看股市的情况,大家似乎不怎么买账。

这一通折腾下来,人家都已经上高速飙车了,英特尔感觉还在原地找高速路口呢。

反观 AMD ,就很懂得怎么借势翻盘了。

虽说当年 AMD 也走过不少弯路,卖厂卖楼还债,四年换四个 CEO ,市值跌到只剩五六十亿美元,差点给自己整破产了。

但 2014 年苏妈上任之后,好歹是把公司从破产边缘给拉回来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苏姿丰一来就砍掉了 AMD 不少项目,集中精力搞 Zen 架构的研发。

2017 年,基于 Zen 架构的 Ryzen 问世,直接让亏损的 AMD 盈利了。

接下来几年, AMD 又吃上了台积电 7nm 的红利,趁着英特尔还在挤牙膏的时候,在 PC 和数据中心 CPU 市场大展拳脚,市场上 “ AMD Yes ” 的声音也是一天大过一天。

2022 年 2 月, AMD 市值首次超过英特尔,为自己扳回了一城。

另外在 GPU 市场, AMD 虽说打不过英伟达,但在图形处理和游戏等消费级场景,也勉强能坐个 “ 第二 ” 的位置。

除了苏妈的战略给力以外, AMD 这两年又踩上了 AI 的风口。各家都开始喊 AI PC , AMD 的市值继续水涨船高,曾经的 “ 农企 ” 翻身,妥妥的爽文既视感好吧。

22 年初,AMD 又收购了 FPGA 界的老大赛灵思,准备来波强强联合。

FPGA 也叫现场可编程门阵列,这玩意儿最大的特点就是可定制、灵活性高,也因为这些特点,它可以根据应用场景的具体需求来自由调整,简单来说,就是把造芯片搞成了搭乐高积木。

因为这个特性,它未来在自动驾驶、 5G 、 AI 还有数据中心等高性能计算领域,可以说是空间很大。

对于 AMD 来说,扩展自家产品线是一方面,这些应用场景在未来趋势上的应用,才是更有想象力的那个。

所以世超觉着,虽说现在英特尔在 CPU 的盘子依然很大,但 AMD 胜在大方向没走错,步子也迈得很稳。

反倒是英特尔,产品部门前景不明,代工业务又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盈利,投资者对它预期不好也是正常的事情。

不过,将来芯片市场的变化格局,谁又说得好呢。

可能英特尔也想不到,当年瞧不上的 AMD ,今天能成为同台竞技,甚至反超自己的对手吧。

撰文:西西 编辑:面线 封面:萱萱

发表回复

后才能评论